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借来的儿子
借来的儿子

人性,包含人与性,不限于人与性,男人与女人,机缘巧合的结合体。一生相遇无数,又错过万千,到头来,谁得到谁的爱,谁进入谁的身体?人本动物,浩瀚宇宙中的一粒尘埃,源于尘土,归于尘土,有了思想,便有了上层社会和规矩调律,有了性,有了繁殖,只是为了更好的持久存在。

  一个道听途说的故事,故事源于生活,更臆造与生活,今日便陪狼友一起分享。

  看着眼前的孩子,聪灵伶俐,虎头虎脑,是个男孩,我却高兴不起来。

  九点前,我跟妻子王文静相遇,在济南的校园里,她是一个传统的山西女孩,皮肤不白,却很精致,一米六的身高,很瘦,当然胸也不大,她是我喜欢的那种女孩,很有主见,能说会道,心思缜密。我也是个工科生,研究生毕业12年,我们约定一起去了南京,在一家研究所里,一切平淡和激情都聚集在这个历史悠久古城里,13年,我们结了婚,我们两个的工资加上家里凑钱给了首付,那是南京的房价也不过一万左右,小两室的户型70多平的空间成了我们温暖的港湾,住进了新房的第一晚,我们疯狂的做爱,卧室,客厅,阳台,厨房,卫生间,沙发上,床上,书桌上,马桶上,橱柜前,那一夜,我们做了五次,那一夜,我第一次没有带套,文静答应我,有了一个家,要有一个孩子,不带套,第一次好难进入,龟头很疼,可能彼此都没有做足前戏,十多分钟才完全进去入,文静下面很紧,第一次感觉龟头被阴道侧壁摩擦,很温暖,一两百下,传统的姿势,抱着文静瘦弱的身子,一次一次的撞击进入,文静属于不太敏感的女人,但也会轻轻发出嗯嗯的声音,五分钟吧,射了进去,疲软了也不愿意拔出来,第一次感觉做了文静男人,真正的进入她的身体,接下来的几个月,为了刻意的备孕,我们一个月就在排卵期做三次,每一次都大汗淋漓,文静的肚子却没有丝毫的反应,眼瞅着到了年底,我有点着急了,就商量着一起去检查一下,到了过年家里面多少会催问,毕竟也结婚一年了。

  我的噩梦从医院检查单出来的一刻开始,精液精子浓度较低,理论上有生育能力,实际上比较困难,我不记得那天是怎么回到家的,接下来的一个多周,都一个人昏昏沉沉,到了年底,回到家,强装欢笑,我体谅父母的期望,可心里确实充满了无奈和绝望,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这句话一直充斥在我的脑海里,年后,调整了一段时间,进入正常的生活,文静反而很乐观,一直安慰我,说要不要试一下试管婴儿,人工授精什么的。

  思考了很久,到了五月份,我们联系到一家正规的大医院,据说试管婴儿成功率很高,我们两个抱着很大的期望,一切正常,检查,取标本,交钱,三万多,对我们来说半年的工资,但是也值了,我们当时都是这么想的,然后是等待,半个月的时间,我下班回到家,静给我说了这件事,没有成功,我几乎要崩溃了,文静一个劲的安慰说,医生说可以免费再做两次,一夜无眠。第二个月,我们按时到达了医院,一样的流程,第二次,第三次,我哭了,第一次感觉到了绝望,文静在身边安慰说,也许是这个医院技术不行,我们换一家医院再试试。

  接下来的一年多,我们一直在奔波,上海,北京,成都,西安,我们去了四五家医院,攒下的十几万全部花了出去,依旧没有效果,而我近乎发疯了一般,整个人都有点精神不正常了,喝酒,乱发脾气,基本上一周吵架几次,转眼又到了年底,回了老家过年,回去之前都预想到,这个年,注定过的不太平。

  过年了,父母明显有点不高兴,那一年,文静28我三十岁,结婚两年多了,本身我就心里很烦躁,大年初一那天,吵了一顿,文静也一个人在卧室哭了很久,整整一夜,我们两个都没睡觉,互相依偎着,说了一夜。第二天,我们便离开了老家,买了到南京的高铁,回到了南京,回到了属于我们的小家。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我们都不愿意提这件事,转眼之前到了秋天,晚上下班,两个人出去走走,南京的夜色很美,秋风带着秋日的凉爽。沿着玄武湖公园走着,文静很美,那天我是这么觉得。文静一头长发,她从来没有烫发,却很顺,睡裙裹住身材,乳房不大,却很坚挺,臀部微微翘起。一副楚楚动人的少妇。却又像少女。湖边很热闹,很多孩子在跑着,我们两个顿时都陷入了沉思,也许是我太希望得到一个孩子了,也许是不堪忍受受外界的压力,那一晚,彻夜无眠。

  连续的这样的状态,整个人日渐消沉,中间我也差了很多信息,精子库,可是我又害怕,不敢说出口,对面陌生人,我都不知道他是什么人,做什么的,长相,脾气,一概不知,最终,我跟文静讲了,又是一夜,无眠的夜晚。可能我们的担心是一样的,不熟悉的未知的一切,我们两个都不白,如果对方是个皮肤白的,或者身高,长相跟我差异很大,孩子很容易被看出来。甚至,我想到了,自己找一个男人,一闪而过的想法,我恶心了,恶心自己。

  接下来的半个月,我还是偶尔会胡思乱想,开始在网上搜索相关的,强烈的想法,促使我去想,却又恨自己,矛盾的心理。最终,我借着酒劲,跟文静说了,她沉默了,再也没有一句话,满眼都是泪水,委屈,无奈,心疼的泪水,我狠狠的给自己几巴掌。文静抱住了我。那一夜,我们都没说话,背靠背,我知道,我们都没睡。

  第二天,我们照常去上班,下午的时候,文静给我发了微信,让我早点回去,别加班,说有事情跟我讲。我沉默了,我不知道心里是高兴,还是失望,五味陈杂。

  晚上吃过饭,我坐着看电视,文静去收拾。在沙发上胡乱的换着台,来掩饰自己心里的不安。文静收拾完,坐在了沙发的另一头。两个人,都不说话。最终,文静率先打破了沉默,就这一次,然后转身去了卧室。

  此刻,我不知道我在干什么,我他妈是个禽兽啊,那一晚,我在沙发上抽了几十根烟,凌晨三点多,我走回了卧室,我知道,文静也没睡。我从后面抱住文静,枕头上完全被泪水打湿了,文静,抱着我,哭了很久,我也哭了,很久没哭过了。我说,我们不要孩子了,我们两个也能好好过。

  第二天,文静没有起来,我去上班了,中午时候,我试着问一下,昨天说的事,文静好久没有回我,快下班的时候,她说,让我找。文静的心情算是平复了一些,我也开始物色那个男人。我们两个商量的,按照我的身体条件,一米七一米八之间,不胖,不瘦,皮肤稍微黑一点,和我相邻。素质要好。智商也要好。很快,我找到了一个目标,我们组刚来的一个应届生,博士毕业,一米七八的身高,大概有一百六十斤左右,很健硕的身体,古铜色的皮肤。

  接下来的一个月,进了十月份,天气也渐渐凉了,我们两个纠结了一个月,最终,我联系到了小伙子,叫王建,东北的小伙,南京大学的博士生,周五的下午,我主动说,一起吃个饭,然后他很痛快的答应了。

  找了一个包间,我们两个边吃边喝,我喝了很多,不知道怎么开口,王建也是聪明人,看出来了我的想法,我便鼓起勇气说了我的想法,说完我们两个都沉默了半天,过了会,他给我一支烟,然后说,让他好好想想。

  到了周一,晚上下了班,他给我发了微信,说可以,但是怕尴尬,想具体聊聊,我们就聊了很多,包括很多条件,但是他的条件是直接受精。

  犹如晴天霹雳,我沉默了,我不知道该怎么跟文静开口,晚上我又喝醉了,躺到床上,我把手机聊天记录给了文静,她也哭了,之后的几天,我们纠结了很多,他全是条件比较好的,再找其他人,又担心搞得风言风语。看我几天闷闷不乐,文静最终同意了,可我却愣住了,我不知道是感觉成功了,还是失败了,也许这件事上,我成功了,了作为一个男人,我失败了,我不敢想即将要发生什么。

  十月底的时候,我们三个第一次见面,他很主动,在我家吃一顿饭,嫂子长嫂子短的忙前忙后,甚至有点动手动脚,文静一直在躲避着,我也不好说什么,只能当做没看到,帮忙的时候,他会时不时的碰到文静的身体,厨房的走到很小,他从文静后面过去,不知道是不是刻意的,会蹭文静的臀部。我看在眼里,却说不出什么。

  转眼间,到了我们约定的时候。文静都是月初排卵,我们约定好了。我出去,他和文静单独待一个小时,给我发信息,我在回去。恰逢到了周末,我们三个又一次一起吃饭。吃完饭,他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文静在厨房收拾,我也进了厨房,跟文静简单说了几句话,走了出去。关门走出的那一刻,我哭了,一阵钻心的痛从心底传来,有又一次做到湖边,七点半,我看了一下手表。感觉等待在湖边的一分一秒都是一种煎熬。一种撕心裂肺的痛。我不敢想,文静此刻心里是多么的痛苦,多么的委屈,我不敢想他会怎么对待我爱了,疼了将近十年的宝贝,我不敢想他此刻在怎样在文静身上肆意妄为的扭动着他强壮的身体,我不敢想这一切。

  十点了,我走回家,开了门,他没在,卧室的门开着,文静裸露着上半身在床上躺着,头发很乱,背对着我,床上很乱,床单缩成了一团,地上一团团的卫生纸,刚拿出来的一团纸,剩下了一点点,我坐在沙发上,沙发垫子也很乱。就如同我此刻的心。我走进卧室,把被子整理好,给文静盖在身上。关上门,走进了书房。一个人抽烟。一个人待到了凌晨一点多,在电脑上胡乱点击着,突然弹出最近录像已经保存的弹窗。我恍然大悟,我的客厅里有监控,是之前养宠物装的。

  强烈的好奇心和羞耻心痛在我心头矛盾,我不知道该不该打开。

  最后,我打开了视频,半个小时保存一段的视频,我找到了七点五分开始的那一段,开头我们刚吃完饭,我拖到我关门的那一刻,点上一支烟,等待后面的事情。

  七点十六分,我关门走出去,他在看电视,看不到文静,那时应该在厨房,七点二十分,文静进入监控,坐到另一个沙发上,两个人都没有说话,但明显看到,他的裆部鼓了起来。

  七点二十二分,他站起来坐到了文静身边,一只手抱住文静的腰,十一月份天气,文静穿着打底裤和一个毛衣。顺势他去吻文静的嘴,文静转身躲开了。

  我本以为他会等一下循序渐进,接下来的一幕我愤怒了,他另一只手直接抓到文静双腿间,把文静按倒在沙发上,文静挣扎了两下,他在文静身边说了两句话,文静便不动了,我看到了,文静哭了。

  他一只手在文静下面隔着衣服抓,一只手掀开毛衣隔着胸罩揉搓文静的胸部。

  七点二十五分,他脱掉了文静的上衣和胸罩,紧接着脱掉文静的打底裤和内裤,文静蜷缩着身子在沙发上,双手抱在了胸前。

  七点二十六分他脱掉了自己的衣服,走到文静的面前,压在了文静的身上。双手抓住文静娇小却很坚挺的乳房,咬着文静的乳头,看着文静乳房在手里变换着不同的形状。屁股在文静的双腿间左右摇摆着。

  七点二十八分,他的右手离开了文静的乳房,从身下向下摸。我不敢看了,我知道下一步他要做什么。不出意料,虽然看不到他的手在干什么,持续了几秒钟,他顿了一下,屁股向下慢慢的沉了下去,紧接着,我看到了文静脸上的表情眉头紧皱,痛苦的表情在脸上表现出来。他的屁股却在缓缓的挺动。

  大概有了十几下,他像发疯了一样,双手抓紧文静的双手,用力的挺动着,文静的表情也在极度的痛苦中,喊出了声音。

  七点三十一分,大概持续了三四分钟的快速抽插,他把文静翻过身来,站到地上,踮起脚尖,扶着沙发,从后面插了进去,我能看到,他的阴茎大概十四左右,但是很粗。他抱着文静的屁股快速的抽插起来,这也是我最喜欢的姿势,看得我竟然也硬了起来,他快速的抽插,文静的乳房伴随着每一次的插入,前后摇晃,索性他抓着文静的头发,把手指插进文静的嘴里。文静也发出嗯嗯啊啊啊的呻吟。有痛苦,也有兴奋。

  七点四十分,他停止了抽插,双手放下文静的腰,文静也随即趴在了沙发上。他坐在沙发上,点起了一支烟。

  七点四十五分,他跟文静说了几句话,之后文静随他走进了卧室,进了卧室,没有关门,走到床边,他自己的把文静推到在床上,文静趴在床沿上,他从后面插进去,再一次开始疯狂的抽动,也伴随着每一次床沿的抖动。

  七点五十一分,他把文静侧躺,两个人交叉的双腿便插进去了,我知道,都说这种姿势是最深入的,果然,随着他每一次的向前挺动,文静的表情表现出来极度的难受,他却显示的很兴奋,竟然掏出了手里,王八蛋,他在录了下来。随着抽插,我能明显的听到文静呻吟的声音越来越大,他的双手也开始拍打文静的屁股。

  七点五十九分,文静开始挣扎起来,身子不自主的的蜷缩,他也加快了速度,随着一生吼叫,我知道,他射精了,我知道,此时,一股浓浓的精液,流进了文静的子宫深处。两个人都是大汗淋漓。他撕了一卷纸,扔给了文静,也擦了一下自己的鸡巴,我看到了,文静的下身都是粘稠的白色泡沫一样的液体。床单也湿了一片。

  八点十分,他从客厅走进了卧室,再一次躺倒文静的身边,双手握住文静的乳房,紧接着翻过文静的身子,把文静的双腿抗在了肩膀上,插了进去,我不敢往下看了,我不知道文静能否受得了,每次我们两个做,十几分钟,文静都累的受不了。

  八点二三十八,他第二次射了,他拔了出来,没有拿纸去擦,沾满液体的阴茎突然放到文静的嘴边,文静把头扭了一边,他便在文静的脸上来回把鸡巴上的精液蹭干净,拿起文静的内裤,在文静的下面擦了几下。

  八点四十五,他离开了屋子,带着文静的那条内裤,我也忍不住自己撸了起来。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