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失踪的大学生
失踪的大学生
毒辣的太阳炙烤着这一片荒凉的沙漠,地表沙子的温度达到了52℃,到处
是动物的尸骸,可怕的酷热像是要杀死了一切活的生物似的,将整个沙漠笼罩在
蒸笼里。
  远处两道人影互相搀扶着,在骆驼的指引下正在新疆的阿拉干沙漠中艰难的
行走着,灼热干涸的气温已使他们感到吃不消。
  「小良,都两个多月了,我们还没有找到。我……我有点不行了,恐怕我们
还没有找到就会死在这里,那失落的古城到底在那里?」一个略带沙哑的女声问
道。
  「诗姐,再坚持一下,如果地图没有出错的话,那失落的古城就在附近,我
们只要咬咬牙就可以挺了过来。」男声在旁边鼓励着。
  这两个人就是香江大学考古系的学生,一个是四年级的林雅诗;另一个是三
年级的赵良。这两个人为什么会来到这荒草不生的沙漠里呢?
  三个月前,赵良不知从哪里得到有关失落古城的地图,于是他便和林雅诗一
起出来探险寻找失落的古城,作为两人研究项目的论文。
  此时正在行走的骆驼好像发现了什么,突然跪在沙漠上蜷成一团,凭这几日
沙漠旅行的经验,赵良马上意识到要刮大风了,赶快拉紧林雅诗的手喊道:「诗
姐,快躲在骆驼的身后,要起风了。」话音刚落,狂风夹杂着黄沙把整个大漠刮
的是昏天暗地,伸手连五指都看不到。
  突然赵良感觉到自己身体好像飘了起来,想说话却张不开口,只觉得浑身疼
痛,砂子打在脸上像刀割一般,一阵晕眩袭上来,使得他摇摇欲坠,但他的手不
由得紧紧握住了林雅诗的小手。
  当赵良醒来时,发觉自己躺在一片草丛之中,背卧着是柔软的小草,林雅诗
正紧紧地挤在自己的怀里,丰满和充满弹力的臀部,毫无保留地挤在他的大腿上
,她还在昏睡之中,俏丽的面庞透着微微潮红,柳叶似的细眉,樱桃般的小嘴,
充满着青春的气息,真是天生丽质,美不胜收。
  「嘤!」婉转莺啼一声,林雅诗也渐醒了过来,发觉到紧紧搂着自己的赵良
,娇靥一红,轻轻推开赵良打量着四周,看着周围的美景她激动的推着赵良喊道
:「小良,你看我们到哪儿了!」
  赵良假装刚刚醒来,揉揉眼睛打量着四周,到处都是青草绿茵,自己被一片
绿色包围,一条如玉带般的小河穿过草地,远远望去就像一条弯弯的月牙儿,和
刚才的黄沙遍地,满天风沙的景象孑然不同。
  赵良打开古地图沉默了好一会儿说道:「诗姐,我们好像到了地图上的月牙
河了,依照地图上记载,失落的古城就在附近,如果运气好的话,我们最迟明天
就可以找到失落的古城。」
  「啊,感谢上帝!」连一向淑女的林雅诗也抱着赵良狂吻了起来。
  天气燠热,浑身如此潮骚,放眼望去玉带般的小河,光涓涓的流水声就让林
雅诗眼馋不已,更何况三个月来未曾洗浴,连忙向赵良眨了眨眼俏皮的说道:
「小良,你闻闻你身上一股汗臭味,来和姐姐一起洗澡吧!」
  『天哪!这个平时高贵、冷漠的娇女竟然要和自己一起洗澡,难道……』赵
良想着面带得意的笑容脱口而出:「好吧!我们一起洗。」
  「呵呵!小良你可不要往歪处想啊!前面有块大石头,正好我在石头的这面
你到那边,如果你有什么事姐姐可以保护你啊!但你不能偷看吆!」林雅诗俏皮
的说着。
  『喂喂!到底谁保护谁啊?哼!不看白不看,到时候可由不得你了!』想着
想着赵良又露出得意的笑容。
  『哇!没想到诗姐身材这么好啊!』赵良从石头缝隙之中偷偷望去。
  林雅诗几乎一丝不挂,乌黑的秀发,玉颈似雪,丰满的两乳被紧紧的束缚在
乳罩内,大约有34D吧,尖挺高耸着露出一条很深的乳沟,雪白浑圆修长的美
腿充满弹性,而在她双腿的顶端,是被白色小内裤包裹而贲起如丘的阴阜,凸起
的阴户,还隐现着浓黑的阴毛,微翘的美臀把女人的曲线美展现的淋漓尽致,令
人看了血脉喷张。
  「喂!小良你再偷看我以后就不理你了。」一句话吓得赵良赶紧缩回了头,
等他再偷眼观瞧时,林雅诗已经进入水中,赵良连呼上当。
  「你就是春天的红太阳啊!我就是……」林雅诗一边享受着清凉的河水,一
边舒服的哼起了乡村小调。
  『哼!还有心情哼小调!这次我一定要给你开苞!』想着赵良也得意的笑了
起来,手轻轻滑动着水波,忽然手一紧好像被什么东西缠住了,拿起来一看原来
是一条水蛇,正准备远远的扔掉,忽然眼一亮,一个邪恶的计划诞生了。
  「啊!蛇!」一声尖叫,平常柔弱无力的林雅诗竟然跃起三尺多高,从石头
那面跳到赵良怀里。
  「蛇,在哪儿!有我呢不用怕!」赵良假装帮着驱赶蛇,却紧紧搂住了林雅
诗,心中为自己的这一计划暗暗得意。
  「哇!太爽了!」赵良暗呼一声,低头看着怀中的尤物,林雅诗早已吓得昏
了过去,纤细嫩白的玉手还紧紧的勾着自己的脖子,那对有34D的雪白酥胸正
抵在自己胸膛上,高挺的『玉女峰』还不时的磨擦着胸脯,更让人受不了的是她
那匀称修长的美腿以男女交合的姿势夹在自己腰间,自己那胀得坚挺的『钢矛』
刚好顶在她凸起的玉蚌缝中,黑亮的龟头被蚌唇紧紧咬住。
  赵良抱着林雅诗慢慢向河岸走去,可以清楚的感觉到她外阴唇上的嫩肉正夹
着自己龟头轻轻的收缩、磨擦着,那种下体接触的强烈快感使的赵良浑身轻颤。
  『诗姐,不是我不温柔,都怪你太迷人了。』赵良把林雅诗轻轻放在柔软的
小草上,仔细打量着昏迷中的裸美人。
  34D的美乳坚挺高耸,又白又嫩,娇嫩的乳尖似含苞未放的蓓蕾,在微风
中轻轻弹动着,在皓白如雪的肌肤衬托之下,显得艳丽无比。
  修长的美腿间夹着少女最神秘的幽谷秘径,丰美饱满的阴阜光滑嫩白,丰腴
的像一个小馒头,柔细的黑亮阴毛稀疏地覆盖在整个阴户上,粉红色的大阴唇高
高隆起,微微绽开,像一朵盛开的红牡丹,嫩滑的小阴唇微微外露,紧夹着一条
嫣红的细缝。
  赵良抚摸着那稀疏的的阴毛,沿着阴毛中间那贲起嫣红的肉缝拨动,昏迷中
的林雅诗好像也有感觉似的,鼻尖泌出微汗,呼吸渐渐混乱,脸颊上也出现了一
朵红云,潺潺的淫液由嫣红的肉缝中缓缓渗出,柔滑细腻的大腿内侧已被沾满淫
液蜜汁的阴毛弄得黏糊糊的。
  赵良伸指轻挑开的嫣红的肉缝,露出了已被淫液浸透的小阴唇,手指从下向
上在阴唇里滑动,到达阴唇的顶端,把阴蒂从阴唇里剥出来,红色的阴蒂只有小
颗粒的红豆大小,完全被剥开时,粉红色的小阴唇也被拉起,里面呈现出诱人的
粉红色,爱液将内外都染上一层透明的光泽。
  粉红色的『蚌口』竟是女性中罕有的『名器』,洞口的嫩肉像鲤鱼嘴一样收
缩蠕动着,粉红溪流从洞中流出,似乎为『蓬门今始为君开』做好准备。
  欲火中烧的赵良,急忙用二指翻开收缩蠕动的『蚌口』嫩肉,一层粉嫩半月
形的透明薄膜守护在洞中,看到此情景赵良兴奋得抖震起来,『啊!~诗姐的处
女高地还未被敌人占领。』
  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事不宜迟,乘着林雅诗还未清醒,赵良决定了一
身中最重要的事情,开始了他的『破宫』豪举。
  赵良雄纠纠、气昂昂抬起了自己的『小钢炮』,黑亮的大龟头抵在林雅诗阴
部,游移至中间,林雅诗的两片小阴唇渐渐被龟头拨开。
  『前进!前进!前前进!』赵良心中高唱起了『起义勇军进行曲』。
  「啊……嗯……」刚刚醒来的林雅诗被下体充实、舒服的感觉弄的情不自禁
的呻吟起来。
  林雅诗基于好奇忍不住抬起头朝胯下看去,粉嫩雪白的胯间,一丛被淫液浸
得湿透的浓黑阴毛下是花瓣微开的粉红色肉缝,赵良正扶着一根黑色的『大肉棒
』在自己的粉红色『玉门』口慢慢蠕动。
  「住……住手……小良,你要干什么?」林雅诗惊叫起来。
  赵良两眼欲火直喷,头上青筋暴起,对林雅诗的话置之不理,扶着『小钢炮』
向处女高地继续挺进。
  「啊!」赵良不由的愣在当场,林雅诗用一块锋利的石头抵住了自己的咽喉。
  林雅诗恨恨的说道:「你要再动一下,我……我就杀了你。」
  赵良顿时像泄了气的皮球蔫了下来,刚才还跃跃欲试的『小钢炮』也如霜打
的茄子,口吐白沫耷拉了下来。『妈的!真不争气,居然被吓得早射了。』
  第二天路上,赵良一直耷拉着头觉得不好意思,反观林雅诗依旧如故,好像
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一样。
  「小良,你看这是什么?」林雅诗发现了什么惊呼起来。
  一个年代久远的石碑立在道边的草丛里,上面布满了青苔和龟裂,像是很古
老的样子,林雅诗拿起了照相机狂拍了起来,三个多月的郁闷赶路终于得到了发
泄。
  赵良打量了一下石碑惊奇道:「在这里竟然出现了甲骨文!」
  「是吗?」林雅诗听完后连忙从背包中取出了一本郭沫若编写的《甲骨文对
照手册》和石碑上的字比对起来。
  「什么意思?」赵良急不可待的问道。
  「好像说什么『恶魔之城』,封着什么魔王,警告人们禁止入内,还说什么
会给人类带来无群的灾难和祸害。」林雅诗就像说快板一样轻松的说着。
  「诅咒!这是诅咒!诗姐,我们赶快离开吧!」赵良面带苍白,浑身哆嗦起
来。
  「喂喂喂!你是『木乃伊』看多了吧,什么诅咒?这不过是古人吓唬人罢了,
现在都什么年代还信这一套。都来到这里啦,走,我们继续赶路吧!」林雅诗面
带讥笑的神情强拉着赵良。
  转眼间两人已经到达了古城的中央,林雅诗忙着到处拍照,赵良则紧紧的跟
在后面,心里不时的涌出阴森恐怖的感觉。
  往前又走了几十步,突然一座高大宏伟的建筑物出现在眼前,虽然已是年久
失修,断壁残垣,但依然掩饰不住它旧日的雄伟英姿。
  一入正殿的大门,一股阴冷的寒气扑面而来,赵良和林雅诗同时打了一个寒
战,殿顶上几只乌鸦突然飞起,呱呱乱叫,更增加了阴森的气氛,林雅诗也紧紧
握住赵良的手慢慢向前走去。
  「原来这里是个神庙!」林雅诗给自己注入了一针强心剂,又像是给赵良打
气。
  甬道两侧屹立着八尊奇形怪状的神像,个个目露凶光,手持各式各样的凶器
守护在大殿内,好像要把一切入侵者赶出去似的。令人奇怪的是在大殿的中央却
没有正神,只有一把翠绿的石椅,两侧是两块无字石碑,碑上各有一个五指手印。
  赵良轻轻拉了林雅诗一下衣角,低声道:「诗姐,我们还是离开吧,这里太
阴森了,有点让人感到毛骨悚然。」
  「不……不要怕,有姐姐在,入宝山不能空手而归吧!」林雅诗也略带紧张。
  「你看见那无字碑上的手印了吧,估计是开启宝藏的机关,我们各自把手放
在指印上,要小心。」林雅诗低声嘱咐道。
  「吱呀呀!」一声巨响,大殿的正中央向两边裂开,形成一道巨缝,很快现
出一条直通地下的阶梯甬道,赵良和林雅诗赶紧互相搀扶着走下甬道。
  甬道下并不黑暗,每隔几十米都有一颗大如鸡卵的夜明珠发出淡淡的幽光。
  看得赵良和林雅诗眼睛都发亮,两人顺着甬道一直走到底下,是一间小石室,
中间放着一个长条的供桌,供桌后是一尊神像,满脸虬须,目露凶光,最让人感
到神奇的是,它竟有三只眼,在额头的中样镶着一颗七彩宝石,放出七色光芒。
  「好漂亮的宝石啊!」林雅诗不由自主的赞叹道,露出迷离贪婪的眼神。
  「像不像神话中的二郎神?」赵良问答。
  「不像,二郎神比它英俊多了,我去把宝石取下来。」林雅诗说着踩着供桌
爬上神像去取那块七彩宝石。
  「不要!小心有机关!」赵良连忙喊道。
  「没关系,也算你一份。」林雅诗冲着他俏皮的笑了笑。
  『什么嘛!这个三八,又想到那去了。』可是看到她那俏皮的笑容,赵良没
有再说什么。
  就在林雅诗拿起宝石的瞬间,整个石室地动山摇般的晃了起来,把林雅诗从
神像上震了下来,幸好赵良眼急一把把她抱住。
  「碰!」一声,整个神像爆成碎片,一股巨大的白烟从神像中冒出,烟中两
道如铜铃般的蓝光扫射着林雅诗和赵良,如同毒蛇的蛇信,舔遍了二人全身。顿
时,二人感到一股阴森寒气,像置身于冰窟一般,直冲头顶,两人同时昏迷。
  两位大学生在沙漠中失踪在当时的社会引起了很大的轰动,但很快二十年过
去了,人们已经忘记了这两位大学生,依旧过着自己的生活。

【完】